《原始人2》主創:家庭能引起全世界觀眾的共鳴

biubiubiu 2020/12/3 17:12:09

“家庭里有祖母、父母、孩子,我們在這部電影中試圖擴大家庭。而且在影片最后,我們新創造的貝特曼家族也成為家庭的一部分。”

  11月27日,好萊塢夢工廠出品的動畫電影《瘋狂原始人2》在中國內地上映。該系列第一部《瘋狂原始人》在上映后獲得了非常高的口碑成績,在豆瓣電影TOP250中排名第185。此時,距離該系列第一部,已經整整過去7年。

  想象力是動畫最具吸引力的翅膀,《瘋狂原始人》的故事發生在穴居人時代,咕嚕一家因為氣候不可抗力,被迫從世世代代居住的洞穴里離開,踏上四處游歷的冒險旅程。《瘋狂原始人2》中,他們在路上碰到了不得不與家人分開的青年蓋,咕嚕家大女兒還跟他談起了戀愛。在冒險的路上,他們發現了一處“世外桃源”——由貝特曼(Betterman)家打造的在圍墻里的樂園。

  咕嚕家與貝特曼家之間關于原始與現代之間的對比,二者分別占據了兩個極端,成為片中最核心的矛盾爆發點。

  《瘋狂原始人2》導演喬爾·克勞福德表示,并沒有執導首部影片的他,感到直接執導續集十分很難,“三年前我加入了這個團隊,為了不止達到第一部水平,我們在講述這個故事時進行了一些嘗試,很多都是碰壁。我們遇到最大的問題就是要將其變成宏大的故事。”

  喬爾之所以選擇加入這個項目,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他認為這個故事中的多代家庭,能夠引起全世界各地觀眾的共鳴。“家庭里有祖母、父母、孩子,我們在這部電影中試圖擴大家庭。而且在影片最后,我們新創造的貝特曼家族也成為家庭的一部分。”

  在片中,與咕嚕家族相對的貝特曼家族是一個更為“先進”的家庭,他們一方面好心地讓咕嚕家族能夠在家中落腳,但一方面又有非常多的小心思希望將他們趕走。對主創來說,如何把握這個度十分困難,喬爾表示,“我很喜歡去創造更先進的家族,挑戰就是確保新家庭不是典型的壞人,觀眾能夠理解他們所做的選擇,即便可能不是正確的。要讓每個角色都既真實又有意義,這是很大的挑戰。”

  隨著雙方在最后通力合作解決生存問題,兩個家族也開始接納彼此,“我們希望表達的是,你的鄰居們也可以成為家人。某種程度上這是我們希望通過這部電影表達的精神:向別人敞開心扉,融入社區集體。”

  這個精神的表達,在今年尤為可貴。因新冠疫情影響,全世界有非常多國家和地區至今仍然沒有辦法像此前那樣正常進行社交活動。喬爾認為,“我們美國人和世界各地的很多人都跟貝特曼家一樣,都生活在圍墻背后,無法跟朋友和鄰居一起社交,正是因為彼此分隔,現在我會比以前更加希望能夠欣然擁抱他們,希望這個世界可以變得更好。”

  為了保持好萊塢類型片的固有風格,并獲得全年齡段觀眾的喜愛,影片并沒有在兩個家族的矛盾、融合的內在思想核心上進行更多的探討,降低了敘事上的可能性,用最直接的歷險與拯救,簡單地讓雙方互相理解,最終形成一個包括猴群們生活在一起的大團圓結局。

  不過在細節的趣味性上,《瘋狂原始人2》依舊保持了較高的水準。片中最為常見的笑點,就是一再出現的定格造型。不論是咕嚕一家的防御陣型,還是最終兩個家庭的成員為了拯救他們的“大家長”所組成的猶如“復仇者聯盟”一般的“雷霆姐妹”組合,都會在出現瞬間引發爆笑。

  制片人馬克·斯威夫特也十分喜愛這類片段,“我們特意配上很有趣的搖滾樂,讓‘雷霆姐妹’可以伴隨著重金屬搖滾從天而降,拯救這一天。”

  而且在每個定格中,都可以看到濃郁的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畫面風格,復古氣質從視聽語言上加強了整體的喜劇效果,也非常符合影片的“原始”氣息。

  雖然《瘋狂原始人2》在首周末已經票房過億,并且成為同檔期影片中票房最高的,然而其票房表現并沒有達到此前首映時一些媒體觀眾的較高預期,畢竟2013年上映的第一部都獲得了3.94億的總票房,排名當年動畫電影票房第一。

  這并不是《瘋狂原始人2》一部影片存在的問題,而是在《尋夢環游記》之后,誕生于好萊塢嚴謹工業體系下的動畫電影,就沒有再在中國內地市場成為“爆款”。

  是作品水準下滑嗎?從類型片的角度來說,《瘋狂原始人2》作為大熱作品的續作,雖然在開創性上相較前作有所下滑,但對其世界觀的延續完成得還是不錯。從爆笑程度來說,許多橋段仍然奏效,影院中的普通觀眾依然會發出一陣又一陣的笑聲。

  對一部動畫來說,可能的欠缺在哪里?或許最大的問題,還是該片在情感內涵上的薄弱。家庭內核確實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在全球市場中獲得觀眾的普遍共鳴,同時導演在新作里加入了其他家族以及鄰居的概念,但全片對家庭的討論,還是相對簡單地停留在“家人要不要待在一起”的程度,對當代年輕觀眾來說,該命題已經不再具有那么高的討論價值。

  更何況,國內動畫在近幾年里,已經取得了較大的進步,這些進步不僅僅體現在《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的畫面制作上,在它們的故事思想內核中,也同樣具有了深度挖掘的可能。動畫電影的整體受眾,也逐漸從幼兒、少年,轉變成為少年、青年。美式合家歡動畫固然在全球擁有非常穩固的觀眾群體,但對觀影口味不斷提升的中國觀眾來說,單純的美式合家歡作品,很難再具有此前的吸引力。

你可能會喜歡